熊熊娃娃机

我不敢奢求太多,我怕自己再要求,就会变成农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

金小天使和团长的摸鱼水作
后期大概会勾线上色 看心情吧emmmm

是梅利奥达斯团长的试毛(毛不太会修)和半试妆
瞳子和c服四月就买
有没有同好k列哇!!这里坐标重庆主城区!!

〔多cp,主驼妹〕🐻失乐园(1)

 

“欢迎来到,神的失乐园……”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这么快就被玩死了?呵…人类的身体就是没意思…”



  被冷汗浸透身体的感觉并不美好,从睡梦中惊醒的田野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奇怪的梦了。

  梦里的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名为“失乐园”的地狱,被反复的折磨撕咬,直至死去。


  “哟,你醒了。”李汭璨端着冒着青烟的烟斗,如墨的长发翻云覆雨般轻轻的披散在肩头,云雾缭绕间衬出几分神秘。

  “是啊,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走出这个鬼地方?”


  田野死了,准确的来说,是在人类世界的身体死掉了。


  睡了一觉,就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没有太阳,没有天气,没有人类世界应该有的东西,食物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只有晚上,才会有永远不会变缺的月亮。

  李汭璨唇角轻勾,吐出一口神仙气:“快了……”

  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绣着火红彼岸花的黑色长袍划过一抹弧度。

  “你为什么一直在抽烟?”田野盯着李汭璨手里的烟枪。

  “这是我,唯一证明自己还存在着的东西…”

 
  “啊啊啊,赶快走吧,真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田野伸了个懒腰,环顾着没有草木,只有枯石废土的四周,眼神平淡无波。

  “我们快走吧!”李汭璨揉揉眼里一转头冒出小心心的田野:“很快的……”




  埋在土里的半截石碑蒙着尘土,金赫奎大手拂过石碑:失乐

  “过了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在玩这样的把戏啊……”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阵飓风,将石碑重新掩上尘土:






  “真是无趣……”



————————————————分割线

♡:失踪熊口回归!
♡:太久没写了,所以想开个新坑,下一篇写之前的坑,这个算是个预告吧。
♡:cp很多,后面会写。有厂荡,驼妹,多妹,多驼,反正冷热cp,邪教组织都会有。

♡:故事偏虐!刀子向!结局不定!

♡:emmmmm希望有生之年能填完自己想写的坑。





                         承蒙厚爱(*˘︶˘*).。.:*♡

 

无爱相与君万年


开头两张是废图
之前被封了 怕有些孩子没看见
3已经在写了 可能这周发

可能是要死

这么多坑没填

我怕是……

希望有生之年能填完

〔厂荡〕🐻小红帽(未完)

国际三禁,严重OOC,借梗说明,承蒙厚爱!

♡:故事有点写崩了,如果之后我脑洞有进展了就在更上。

♡:梗是挺大众的那种改编梗,如果撞车了的话我这里先抱歉。

♡:第一次翻墙写除了驼妹以外的cp,有点小慌张。(写的不是很好别打我)

♡:本来这个梗想给驼妹,后来觉得厂子更适合大灰狼这个角色,就写厂荡了,含微量驼妹。(厂:神经病啊,我不要面子的啊٩(//̀Д/́/)۶)

ps:剧情真的是智障儿童强行搞笑,不能接受的不要看,然后狼的形象就是普通人加上两个耳朵一个尾巴的感觉吧应该(写的太恐怖了不好)

——————————————————分割线

  “这个孩子十岁的时候,是我的所有物。”语气不容置否。“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微微颤抖着的声音透漏出一丝怯懦,“呵…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把蛋糕装好,你外婆最喜欢吃这个了。”田野将包的严严实实的篮子递给童扬。
  “好的,妈妈。”童扬头上戴着一顶红色小帽,还带着几分婴儿肥的小脸透出几分认真的神色。

  哎呀,自家儿子怎么会这么可爱啊!田野弯下腰捏捏童扬的小肥脸 :

  “如果遇见大灰狼的话,千万不要和他说话哟!”

  “妈妈,我都十岁了,我是个大孩子了!”童扬看着忽然说话认真起来的麻麻,气呼呼的揉揉自己的小脸。

  哎呀,自家孩子太可爱了!田野一把将童扬捞到怀里,使劲蹭啊蹭。
童扬:喂,到底谁比较像小孩子啊摔!(ノ=Д=)ノ┻━┻

  金赫奎将童扬提到一边,非常自然而然的代替了自家儿子的位置:死小孩,不要想着占我老婆便宜。儿子?儿子也不行!

  某荡表示我不认识这个便宜老爹和迷妹老娘,我可能是充话费送的。(嗯,肯定是。)

  小红帽(童扬)家里与外婆家隔着一片森林。爸爸妈妈曾经劝外婆搬过来,但是外婆固执的要住在哪里。

  阳光静谧的撒在森林里,暖洋洋的让人舒服。微风偶尔掠过,草木纷纷发出沙沙的奏乐。

  “哟,小姑娘!(划掉)小公子!你要去哪里哇?”从大灰狼嘴里发出的一阵显得有些逗比和讨好(划掉,我们是正经小说)凶恶的声音在森林里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以为我没看过《小红帽》吗?这么老套的东西还拿来套路我?我好歹也是21世纪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这种资本主义的东西…(熊:好好演啊喂!)

  “我要去外婆家。”既然作者想玩的话,我就稍微配她一下吧。(宠溺の笑.jpg)

  “你看这些花这么好看,”明凯指着零零星星象征性的开了几朵花的草地(熊:这叫花?还好看?? 厂:你自己安排的剧情好意思说我? 冷漠.jpg):“不如……”

  不如摘点送给外婆? 这个作者也太没新意了吧,这么老套。(金赫奎同款四条眉毛.jpg)


“不如你当我老婆吧?”“嗯…

  嗯?!”某一脸纯洁的厂看着某一脸懵逼的荡:“这位狼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东西?(比如说剧本什么的)”

  “没有啊。”明凯看着那个一脸憋着想吐槽吐槽不出来的样子,忍不住唇角上勾。

  “哎——”童扬同情的揉揉明凯的狗头(???)“没想到你看起来年纪轻轻的,竟然是个傻子——”

……

  “(ー_ー)”“(一_一)”死一般的寂静。(熊:我会告诉你是我写崩了吗)

  “这样吧,我们来聊聊你外婆!”“好。”

  ……(死一般的寂静+2)

  “这个死小孩啊啊,真是木头脑袋啊!”左右心房心室已经有小人打隧道的明凯,看着看着那个白白嫩嫩又胖乎乎的小孩子,竟然一点都气不起来。

  “真是铁拳打在棉花上面……”“狼先生,你说什么?”
童扬正干着童话里的事,采摘着各色的野花,那些小小的话像是天幕里的星星,照的童扬似乎也有些可人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人爱上了一只狼先生,然后…”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就算是爱上了也没有结果的,注定两个人都要忍受寂寞。


  “我告诉你什么最难熬,徒手摘星,爱而不得。”

〔驼妹〕🐻无爱相与君万年(2)

Hi,我正在使用百度网盘,给大家分享"无爱相与君万年.doc",快来看看吧~http://pan.baidu.com/s/1dEUR1wl

看不了的 链接在评论里
本来很早就发了 然后一直被和谐
下周二更

占tag先鞠躬道歉

卡文了
在考虑霸王别姬写两个 一个现代一个古代。
可能会借鉴一下张国荣演的霸王别姬和霸王别姬的古代故事。
无爱副线写多妹,带着李胖搞事情。
厂荡写小红帽,不过有点卡文。

最近学校有个征文比赛,我报名了,只能下个星期看看能不能更文了。

(甄姬的游园惊梦好好看啊,晕了晕了。)

占tag先道歉鞠躬一波

仙女们想看哪个?
除了霸王别姬和不应当暂时还要构想思路,其他的应该没问题。
butterfly在考虑定期更,怕你们把它忘了啊啊啊要哭。
还有一个,你们想看什么cp?
驼妹?多妹?多驼?厂荡?(只限这几个hhh)

【驼妹】🐻Butterfly(8)

♡:对不起,驼妹在我这里,不可能有he了。写完蝴蝶,驼妹在我这里基本就凉了。

♡:其实蝴蝶也不是非常想更,但毕竟是我第一个长篇啊,有点舍不得。

♡:本来只喜欢驼妹,只想写驼妹的,现在……

-----------------分割线

   夜半时分,月已隐了,只有秋夜的冷风瑟瑟索索。金赫奎一如往常和笼子里的白菜道过别后,嗅着田野身上熟悉的奶味和椰子香入眠。只是这一晚,身旁有些空空荡荡,金赫奎甚至能在梦里听到远处凄厉的惨叫。

   “iko,你昨晚有没有去哪里?”金赫奎瞟了一眼田野的新围裙,用叉子叉着玻璃碗里的蔬菜沙拉往嘴里送。
   meiko微微停下正在咀嚼食物的齿舌,喝了口牛奶:“没有。”

   金赫奎没有继续问下去,如果一个人不想说,那你怎么样都没有办法逼迫他说。

   “iko,白菜去哪里了?!!”金赫奎的语气三分疑问六分担心,还有一分,是指责。

   “不知道,可能是出去玩了吧?”田野正在刷碗,听见金赫奎的声音便赶了过来。面前的地板上是:白菜最喜欢的玩具老鼠,猫砂盆猫食盆,以及…一个空荡荡的猫笼。

    金赫奎跪在地上,眼睛无神的看着那个空荡荡的笼子,他浅褐色的刘海比平时更加低垂的耷拉在额头上。

白菜不见踪影,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meiko,白菜,白菜肯定是被人偷走了!”金赫奎睁大了空洞的双眼,表情诡异的狰狞。

   田野皱起眉毛,这样的金赫奎,算什么样子?“也有可能是它自己逃走的,野猫很难养熟。”

   尤其是,这种野猫。

   田野的语气在平常的机械中,透出难以察觉的冷漠。

    金赫奎消沉了一个星期,终于在第二个星期,勉勉强强振作起来。他除了去基地疯狂的训练,其他的时间,全都在网上,通过各种形式,发布寻猫启示。

   金赫奎对白菜的感情,似乎沉迷的有些扭曲。

   “我有你家猫走丢的线索。”金赫奎的微博弹出这样一条消息。“真的吗?”金赫奎有些半信不疑,

   “三天后,一个人来熊熊咖啡馆,我给你看点东西。” 金赫奎觉得自己有些傻,竟然真的就这样去赴约了。对方来的很准时,并没有让金赫奎多等。

   隔着一张小小的咖啡桌,两杯浓香四溢的咖啡隔桌而望。咖啡店装饰的很可爱,以咖色为主调,装饰的可爱又别具风情,金赫奎嗅着咖啡混着淡淡薰衣草的味道。

   对面是一个大概二十出头的男子,穿着休闲的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金赫奎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明凯。”

   金赫奎握着咖啡杯的手更加用力,杯中醇香的液体也随着颤动:“好的,你要给我看些什么东西?”

   明凯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金赫奎:“我主要职业是私家侦探,因为很喜欢小动物,所以也经常在网上帮别人寻找走丢的小狗小猫。”明凯十指交握,放在唇边。

    “依我看来,这件事情的性质…很恶劣。”明凯语气更加的严肃凝重,在看见金赫奎颤抖的手时,淡淡开口。

   金赫奎拆开信封的手有些颤抖,他不得不去面对这还没准备好的未知事实。

   信封里是两张照片,但仅仅是两张照片,金赫奎本来近乎一条缝的眼睛,睁大了几倍:照片里白菜躺在地上,后颈被切开,头近乎和身体分离。鲜红的血已经凝固再聊地上和皮毛上,橘色的皮毛沾染了泥土和血迹,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毛色。

   它绿油油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生机,呆滞而空洞的睁大着,似乎还能看见那个杀死自己的凶手。

   “猫咪的指甲缝里有泥土和血,被杀死前应该做过强烈挣扎。”男子看了一眼金赫奎:“这张照片是我前天从另一个那里拿到的,猫就死在他家小区里。”

   金赫奎捂住了嘴巴,他的大脑已经颤抖的没有办法冷静思考,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先生,你能大概给些线索吗?”金赫奎大口的呼吸了一下,空气里的薰衣草味似乎更浓郁了。

   “你回想一下,猫咪平时和什么人接触,最后失踪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样。”男子手掌遮掩下嘴唇勾起一抹微不可寻的弧度。

   金赫奎双手捧着咖啡杯,闷着灌了一大口:“白菜……平常都待在家里,也不喜欢出门。失踪的那天…我和田野出门了,回来的时候还看见它了,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

   明凯拿出记事本和笔,头低下来记录着什么。“按金赫奎先生你的说法来,猫咪走丢被杀的时间段应该是那天的夜晚到第二天的早晨。”明凯将记下了各种因素的黑色记事本递给金赫奎。

   “依我看来,是熟人作案,因为外人一般是接近不了猫咪。”“可是家里只有我和田…”金赫奎与明凯对视的双眼躲闪了一下。

   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田野…不可能,不可能会是他!”金赫奎将手放在额上,闭上了眼睛。明凯轻笑,他能感觉到对面那个人的慌乱和紧张。

   金赫奎睁开眼睛,面前的景象似乎混着甜腻的薰衣草味晃了了一下。眨眨眼睛,一切又是安详而平静。

  “ 呼,大概我现在太激动了。”金赫奎深呼吸,将已经波涛汹涌倾覆船人的心态稳平。

   “金赫奎先生,不好意思,我马上要去赴我朋友的约。”明凯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好的,谢谢你,明凯先生,有什么线索我会再通知你的。”

   金赫奎将装了现金的信封递给明凯,“挺精致的啊。”明凯低头,看见了金赫奎语指的东西:自己右手虎口的黑色蝴蝶纹身。

   “为了我爱人纹的。”

   明凯嘴角扯起一抹像是发自自然的微笑:这是自己一生都忘不了的标记。

   金赫奎不再嗅到薰衣草味,只能感到空气中浓郁醇香的咖啡味,将自己包裹的很温暖。


   “一个大男人身上为什么会有薰衣草的香味……”在金赫奎脑中,这个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的问题一闪而过。

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

🐻:不好意思hh,让厂长当了坏人hhh,依然是熊熊日常搞事情的文。
     
      觉得驼妹之间的故事很像《我的一个道姑朋友》的故事,很想写了hhh。

      说是对驼妹失望了但还是想些写他们的文,可能过两天心态就会好一点吧…看情况吧,我这两天会写道姑朋友那个梗的驼妹文。

      之前预告过的病娇骨科驼妹有没有人想看,再怎么想都觉得他们很适合那个设定,没人看的话就不写了。

      除了道姑朋友的文,我这两天就只更蝴蝶了。如果lof里哪个太太写过道姑朋友这个梗,麻烦评论里说一下哈。(逛tag的时候没看见过。)







                               承蒙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