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娃娃机

我不敢奢求太多,我怕自己再要求,就会变成农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

金小天使和团长的摸鱼水作
后期大概会勾线上色 看心情吧emmmm

是梅利奥达斯团长的试毛(毛不太会修)和半试妆
瞳子和c服四月就买
有没有同好k列哇!!这里坐标重庆主城区!!

〔多cp,主驼妹〕🐻失乐园(1)

 

“欢迎来到,神的失乐园……”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这么快就被玩死了?呵…人类的身体就是没意思…”



  被冷汗浸透身体的感觉并不美好,从睡梦中惊醒的田野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奇怪的梦了。

  梦里的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名为“失乐园”的地狱,被反复的折磨撕咬,直至死去。


  “哟,你醒了。”李汭璨端着冒着青烟的烟斗,如墨的长发翻云覆雨般轻轻的披散在肩头,云雾缭绕间衬出几分神秘。

  “是啊,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走出这个鬼地方?”


  田野死了,准确的来说,是在人类世界的身体死掉了。


  睡了一觉,就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没有太阳,没有天气,没有人类世界应该有的东西,食物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只有晚上,才会有永远不会变缺的月亮。

  李汭璨唇角轻勾,吐出一口神仙气:“快了……”

  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绣着火红彼岸花的黑色长袍划过一抹弧度。

  “你为什么一直在抽烟?”田野盯着李汭璨手里的烟枪。

  “这是我,唯一证明自己还存在着的东西…”

 
  “啊啊啊,赶快走吧,真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田野伸了个懒腰,环顾着没有草木,只有枯石废土的四周,眼神平淡无波。

  “我们快走吧!”李汭璨揉揉眼里一转头冒出小心心的田野:“很快的……”




  埋在土里的半截石碑蒙着尘土,金赫奎大手拂过石碑:失乐

  “过了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在玩这样的把戏啊……”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阵飓风,将石碑重新掩上尘土:






  “真是无趣……”



————————————————分割线

♡:失踪熊口回归!
♡:太久没写了,所以想开个新坑,下一篇写之前的坑,这个算是个预告吧。
♡:cp很多,后面会写。有厂荡,驼妹,多妹,多驼,反正冷热cp,邪教组织都会有。

♡:故事偏虐!刀子向!结局不定!

♡:emmmmm希望有生之年能填完自己想写的坑。





                         承蒙厚爱(*˘︶˘*).。.:*♡

 

无爱相与君万年


开头两张是废图
之前被封了 怕有些孩子没看见
3已经在写了 可能这周发

可能是要死

这么多坑没填

我怕是……

希望有生之年能填完

〔厂荡〕🐻小红帽(未完)

国际三禁,严重OOC,借梗说明,承蒙厚爱!

♡:故事有点写崩了,如果之后我脑洞有进展了就在更上。

♡:梗是挺大众的那种改编梗,如果撞车了的话我这里先抱歉。

♡:第一次翻墙写除了驼妹以外的cp,有点小慌张。(写的不是很好别打我)

♡:本来这个梗想给驼妹,后来觉得厂子更适合大灰狼这个角色,就写厂荡了,含微量驼妹。(厂:神经病啊,我不要面子的啊٩(//̀Д/́/)۶)

ps:剧情真的是智障儿童强行搞笑,不能接受的不要看,然后狼的形象就是普通人加上两个耳朵一个尾巴的感觉吧应该(写的太恐怖了不好)

——————————————————分割线

  “这个孩子十岁的时候,是我的所有物。”语气不容置否。“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微微颤抖着的声音透漏出一丝怯懦,“呵…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把蛋糕装好,你外婆最喜欢吃这个了。”田野将包的严严实实的篮子递给童扬。
  “好的,妈妈。”童扬头上戴着一顶红色小帽,还带着几分婴儿肥的小脸透出几分认真的神色。

  哎呀,自家儿子怎么会这么可爱啊!田野弯下腰捏捏童扬的小肥脸 :

  “如果遇见大灰狼的话,千万不要和他说话哟!”

  “妈妈,我都十岁了,我是个大孩子了!”童扬看着忽然说话认真起来的麻麻,气呼呼的揉揉自己的小脸。

  哎呀,自家孩子太可爱了!田野一把将童扬捞到怀里,使劲蹭啊蹭。
童扬:喂,到底谁比较像小孩子啊摔!(ノ=Д=)ノ┻━┻

  金赫奎将童扬提到一边,非常自然而然的代替了自家儿子的位置:死小孩,不要想着占我老婆便宜。儿子?儿子也不行!

  某荡表示我不认识这个便宜老爹和迷妹老娘,我可能是充话费送的。(嗯,肯定是。)

  小红帽(童扬)家里与外婆家隔着一片森林。爸爸妈妈曾经劝外婆搬过来,但是外婆固执的要住在哪里。

  阳光静谧的撒在森林里,暖洋洋的让人舒服。微风偶尔掠过,草木纷纷发出沙沙的奏乐。

  “哟,小姑娘!(划掉)小公子!你要去哪里哇?”从大灰狼嘴里发出的一阵显得有些逗比和讨好(划掉,我们是正经小说)凶恶的声音在森林里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以为我没看过《小红帽》吗?这么老套的东西还拿来套路我?我好歹也是21世纪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这种资本主义的东西…(熊:好好演啊喂!)

  “我要去外婆家。”既然作者想玩的话,我就稍微配她一下吧。(宠溺の笑.jpg)

  “你看这些花这么好看,”明凯指着零零星星象征性的开了几朵花的草地(熊:这叫花?还好看?? 厂:你自己安排的剧情好意思说我? 冷漠.jpg):“不如……”

  不如摘点送给外婆? 这个作者也太没新意了吧,这么老套。(金赫奎同款四条眉毛.jpg)


“不如你当我老婆吧?”“嗯…

  嗯?!”某一脸纯洁的厂看着某一脸懵逼的荡:“这位狼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东西?(比如说剧本什么的)”

  “没有啊。”明凯看着那个一脸憋着想吐槽吐槽不出来的样子,忍不住唇角上勾。

  “哎——”童扬同情的揉揉明凯的狗头(???)“没想到你看起来年纪轻轻的,竟然是个傻子——”

……

  “(ー_ー)”“(一_一)”死一般的寂静。(熊:我会告诉你是我写崩了吗)

  “这样吧,我们来聊聊你外婆!”“好。”

  ……(死一般的寂静+2)

  “这个死小孩啊啊,真是木头脑袋啊!”左右心房心室已经有小人打隧道的明凯,看着看着那个白白嫩嫩又胖乎乎的小孩子,竟然一点都气不起来。

  “真是铁拳打在棉花上面……”“狼先生,你说什么?”
童扬正干着童话里的事,采摘着各色的野花,那些小小的话像是天幕里的星星,照的童扬似乎也有些可人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人爱上了一只狼先生,然后…”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就算是爱上了也没有结果的,注定两个人都要忍受寂寞。


  “我告诉你什么最难熬,徒手摘星,爱而不得。”

〔驼妹〕🐻无爱相与君万年(2)

Hi,我正在使用百度网盘,给大家分享"无爱相与君万年.doc",快来看看吧~http://pan.baidu.com/s/1dEUR1wl

看不了的 链接在评论里
本来很早就发了 然后一直被和谐
下周二更

占tag先鞠躬道歉

卡文了
在考虑霸王别姬写两个 一个现代一个古代。
可能会借鉴一下张国荣演的霸王别姬和霸王别姬的古代故事。
无爱副线写多妹,带着李胖搞事情。
厂荡写小红帽,不过有点卡文。

最近学校有个征文比赛,我报名了,只能下个星期看看能不能更文了。

(甄姬的游园惊梦好好看啊,晕了晕了。)

占tag先道歉鞠躬一波

仙女们想看哪个?
除了霸王别姬和不应当暂时还要构想思路,其他的应该没问题。
butterfly在考虑定期更,怕你们把它忘了啊啊啊要哭。
还有一个,你们想看什么cp?
驼妹?多妹?多驼?厂荡?(只限这几个hhh)

〔驼妹〕🐻无爱相与君万年(1)

国际三禁,严重OOC,借梗说明,承蒙厚爱!

♡:向新坑招招手,吧唧跳进去!(认真一点啊喂!)
♡:主驼妹,顺带写点多驼啊多妹啊啥的,带着多多一起浪
♡:严重ooc,不要和我说什么不符合人设什么的,我不管!口亨!
♡:be还是he没想好,看看到时候情节发展吧。

—————————————————分割线

田野清晰的记得几个时辰前的情景,公元农历七年午月:自己被绑在足有两人高的木桩上,脚底垫着杂乱易燃的草木堆,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安静无奈的等着已经能够猜到的命运。


  阴暗潮湿得只能与蛇鼠为伍,不见天日的冷宫里,田野伸出手,去感受门被打开从缝隙里透过的日光。

  自己大概…已经有七年没见过光了吧…田野捧着一抹有些刺眼的光,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悲哀。蟒袍玉带边坠着的玉佩被光照射的十分通透,田野下意识的攥紧了怀里的东西,神色透露出几分难掩的慌张。




  动物临死之前都会挣扎,人同样如此。田野在清楚知道挣扎反驳各种努力都无果的情况下,选择了认命。

  以田野为中心的方圆一米,撒上了香灰兑的水。“都把我当成怪物看吗?”田野头上的凤冠早已易主,凌乱的长发被污血凝聚成块,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尽管面色苍白,田野那张俊颜,依然是美的摄人心魂。

  肩胛骨被刺穿而绽放的血花,开在田野那件纯白的衣服上,这曾经是他送给自己,自己最喜欢的衣服。


  “田野穿这件衣服好美。”他用手捻起他的碎发,将脸埋在他的脖颈。

  “就用这件你最喜欢的衣服,作为你的葬衣吧。”匍匐在地上的田野盯着金赫奎绣了桃花的玄黑凤靴,这双鞋的主人薄凉的声音从高处传来,灌到田野耳中。






  “我最喜欢的花,就是桃花啊……”






  “陛下,时辰到了。”老太监尖细 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可察觉的悲哀:田野皇后,终究…还是心机太浅了。

  “将这个妖怪,放火烧死!”正处在高处的一位男子面色冷峻,眼底却有着藏不住的得意。在得到金赫奎点头算是默许了之后,他的呼喝如雷灌响。

  田野不用抬头也能知道,这是自己的生父。也罢,在权贵面前,亲情也只能是单薄如白纸的东西。自从被打入冷宫后,这个父亲就再未探望过一句。

  火已经燃起来了,火舌疯狂舔嗜着田野的腿脚,从脚底传来疼痛的灼热感。鼻腔能嗅到皮开肉绽的焦糊味道,混着草木燃烧起来。

  田野心如死灰,眼睛如同两团熄灭的火焰,早已没有了生机。

  金赫奎的眼中似有压抑着的不舍,却还是没斗过神色里的淡漠狠厉,将那抹一闪而过的不舍打压。

  火舌飞快上窜,已经烧到了腰部。大臣官员或是嘲讽或是讥笑的眼神,自己亲父的冷峻得意,那个挽着皇太后,害自己被打入冷宫的人。

  以及,默许了今天这一惨无人道的行为的领导者:那个在白玉台阶高处稳稳伫立的人。




  “我不惜一切手段帮金赫奎坐上王位,任心任怨的照顾重病的皇太后,帮忙打理后宫朝中事物,体恤民情…”不少冷眼旁观的大臣或是低下了头,或是别开了脸。苍白消瘦的脸颊上流下两行血泪:“终究…只换来这样的结果…”

  李汭璨扶了扶凤冠旁的翠玉步摇,眼底暗流翻滚,混着似乎是悲戚的嘲讽:自己的爱,只会溺死他……




  “如果有下辈子…”火焰窜的更加高了,黑色的浓烟滚滚冲天,将血肉灼烧的和身后的木材糊成一团。田野的声音从慢慢的呢喃,变成了仰天长啸,变成了对命运和人事的控诉。

  “若有下辈子…”田野忽然想到了那句话:来世不生帝王家。






  田野终究是摇了摇头,态度不可置否:“…下辈子…我一定不会爱上你。”






  冲天的黑烟熏的呛人,一番焚烧过后,也终究只剩下一堆辨别不出的草灰和骨块。

  绣了金线的纹龙黄锦帛的衣袖划过一抹弧度,金赫奎走在去乾野宫的路上,脚步似乎有些踉跄。

  这高墙苑内的皇宫,每一宫,每一殿都是取田野字号为名。



  看着乾野宫正殿端坐在位下的人,金赫奎眼里闪过一丝不置可否的意味。

  “皇后你先回宫吧,今晚我在御书房批阅奏折。”金赫奎揉了揉眉心,叹出一口似乎是觉得舒缓的气息。

  李汭璨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艳红的唇瓣宛如染血的桃花,衬着他肤若凝脂,齿若编贝,微微俯身行李,笑的淡漠:“臣妾先行告退。”

  将所有的不相干的人招呼下去后,金赫奎终究是伏在那堆满奏折文章的紫檀木桌上,放声的哭了出来。金赫奎像个无助的孩子,迷茫又孤独,他的灯塔已经没了,又让他怎样远航?

“若有下辈子…”金赫奎心里的声音充满着不知是懊恼还是悲伤的情绪:







  “若有下辈子…宁负天下,不负卿。”







  这朝史书上便有了这浓重的两笔:公元七年午月,一向体恤爱民的皇后突然被废,对外称之为妖女,以火刑处死。

  同年巳月,皇上金赫奎暴毙而卒,死时手握玉佩,死不瞑目。








  当然,这些后话,已经混着草木化为尘土的田野,自是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