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娃娃机

我不敢奢求太多,我怕自己再要求,就会变成农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

[驼妹]Butterfly(3)

🐻:二更!!!二更!!!二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真是太可爱了hhh...刚刚我狗子吐槽我写的太短了?好吧我尽量大粗长吧hhh...

————————————————分割线
3.初感
  deft看着镜子里自己的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脸阴郁。“今天不是羊驼了,是熊猫了。”deft一边刷牙一边想着。

  厂长拍了拍deft:“熊猫同学,你昨天熬夜干嘛了?”

  “失眠了。”deft一脸无奈。

  “来来来厂长给你按摩两下就好了。”厂酱一脸“纯洁”,手已经跃跃欲试的伸向deft。

荡荡:“你刚刚说啥?”(手动微笑脸)

  “啊?没有啊。”妻奴厂长一秒怂。

  “过来聊聊人生理想。”荡荡一脸笑容。

  deft看着这两人可爱的互动,浅浅的笑了。

  晚上,deft躺在床上。能听到床边的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听到窗外飒飒索索的风吹叶子的声音。他没有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因为医生说他的心脏很弱,比普通人的要衰竭一些。

  钟还是在“滴答滴答”的走着,窗外没有了风,deft依然没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第二天的阳光轻轻爬进房间时。

  “天亮了?”deft一脸懵逼

  “哟,熊猫同学!”厂长捏了捏deft的脸。“我们要不要把他送去动物园?”厂长对荡荡说道。“不应该上交给国家吗?”荡荡喝了一口可乐。

  deft一脸黑线,眯起他的“四条眉毛”:“我又失眠了=_=。”

  到了第三天,deft还是听着那“滴答滴答”的钟声。

  deft忽然直起身子:不行!我不能再失眠了!第一天和meiko睡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肯定是他身上有安神的东西

  抱着这种想法的deft同学,抱着枕头。蹑手蹑脚的踏进meiko房间,当他把房间门关好时。突然,“啪嗒”,房间一下子亮堂起来,meiko开了灯正坐在床上。

  被抓包的deft同志一脸尴尬,“那个啥...我房间很冷,所以...”deft抓了抓枕头。

  “好尴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deft在心中呐喊,一万头羊驼从他的心头疾驰而过。

  “过来吧。”meiko轻轻的说。

  “啊?哦哦。”deft愣了一下,抱着枕头钻进了被窝。

  黑暗里,deft还没有睡。因为隔的很近,deft甚至能闻到meiko身上淡淡的椰子香和奶味。

  因为两人是背靠背,所以中间漏风。

  deft戳了戳meiko:“中间漏风,你往我这边靠靠。”

  meiko将身子转向deft,在黑暗中他们四目相对,deft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呼吸在瞬间慢了一拍。deft甚至能感觉到meiko的呼吸轻轻飘到自己的脸上。

  “晚安。”meiko闭上了眼睛。“晚安。”deft轻轻的说。

  第二天吃早饭时,deft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你身上会有香味啊?”

  meiko一边喝着皮蛋瘦肉粥,一边淡淡的说:“程序设计的,这种淡香有一定的安神作用。”

  难怪我一个人睡睡不好呢,deft默默的想。

  雨淅淅沥沥的,打湿这个繁华的城市。deft撑着伞,安静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喵...喵...”伴随着几声微弱的叫声,deft闻声看去。是一只小奶猫,它橘色的皮毛已经被污水弄湿了,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的它,显得无助极了。

  deft将它捧在手里:“小家伙,是谁把你丢下了?”小奶猫听不懂deft的话,只是无助的叫着。

  deft将这只小可怜放进衣袋,“那你就和我走吧!”deft笑了。

  “meiko,我回家了。”deft打开家门,语调比平常高了许多。

  “你的声音音调比平常提高了4倍,情绪也很激动,起伏很大。发生什么.....”meiko看见deft手里的猫,瞳孔缩了一下。

  小猫的眼睛绿油油的,直勾勾的盯着meiko。

  “怎么了?”deft察觉到meiko好像是有点不对劲。

  “没,没事。”meiko扶了扶眼镜,“这小猫蛮可爱的,想好名字了吗?”

  “额....叫白菜吧!”deft沉思了一会,“贱名好养活!”deft的脸在小猫身上蹭了一下。

  小猫绿油油的眼睛闪动了一下。
 
————————————————分割线
🌸:Please let my star rise on your night
🐻:今天太累了哈哈哈哈 原谅我写的这么少哈哈哈 埋的伏笔感觉好多哈哈哈 二更完毕
对了 下两话发糖!发糖!发糖!
不过我喜欢写虐 所以你们得知道:所有的糖都是为了虐而铺垫的哈哈哈哈

爱你们 笔芯💕💕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