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娃娃机

我不敢奢求太多,我怕自己再要求,就会变成农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

[驼妹]🐻化身孤岛的蓝鲸(he)

♡:勿上升真人。
♡:脑洞非原创,不喜勿喷。
♡:脑洞来自《化身孤岛的鲸》萧忆情Alex 网易云评论:

故事是这样的,世界上最孤独的鲸Alice,
这只鲸1989年被发现,从1992年开始追踪录音,在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亲属和朋友。
唱歌的时候没有被听见,难过时没有被理睬。
原因是这只孤独的鲸频率有52赫兹,
而普通的鲸频率在15~25赫兹。
他的频率是错的。
因而被错过。

前两天看到报道,说是科学家这几年又在海里发现了和Alice一样的频率的另一只鲸,我想说,虽然你觉得自己孤独的,但是,你也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知己。

♡:但愿每个看过这篇文章的善良的人都能遇到自己的知己♡
♡:感觉自己很伤感hhh,没办法啊。
♡:不喜勿喷,承蒙厚爱。

————————————————分割线

  “......
  我路过太多太美的奇景
  如同伊甸般的仙境
  而大海太平太静
  多少故事无人倾听
   ......
  我在尽心尽力地多情
   ...... ”
 
  田野正在单曲循环这首歌,他觉得这首歌像是在写自己,Alice的故事(见开头)也像是自己。
 
  从小就是孤儿田野觉得自己像是Alice,没有亲属和朋友,自己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管。除了有时孤儿院的阿姨们会让自己不要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所以自己会被错过。

  田野忍不住在被子里抽泣起来,眼泪打湿了枕头。

  高中时候的田野人缘并不好,自闭又孤独。田野坐在教师最后一排的位置,没有同桌。

  下课时,别的同学有说有笑的打打闹闹,田野只能趴在桌上装睡。
 
   田野知道,没有人会来和自己讲话。

  田野知道,自己是那个52赫兹的蓝鲸。

  田野知道,自己不应该奢求友情那么贵重的东西。

  “田野同学?”一个并不友好的男声传来。
 
  田野抬头,看到了趾高气昂的赵志铭。他是学校里有名的混混,平时特别爱欺负人。

  “我的笔掉了,你能不能帮我捡一下?”赵志铭脸上挂着嘲讽的讥笑:“日本买的,两百块钱一只的限量版呢。”

   田野知道赵志铭有意侮辱自己,但他不想惹事,低头将手伸向了笔。

   赵志铭用脚踩住田野的手,来回碾了一下。

  “田野同学喜欢把手放我脚底下呢?”赵志铭加大了脚上的力度,狠狠的碾压着田野的手。

  “唔...ä½ ...放开!”田野吃痛,轻呼了一声。

  “田野同学,你大声一点啊,我听不见啊?”赵志铭继续加大脚上的力度,嘴角的弧度上扬。

  “叮铃铃铃.....”正在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
 
  “切,真没意思...”赵志铭挪开脚,回到了位置上。

  家里空荡荡的,这是田野用自己勤学兼工赚来的钱租来的小房子。

  田野开灯,换鞋,家里只有一双田野自己的拖鞋,因为没有人来自己家。

  田野走到厨房,给自己煮了碗方便面。
 
  田野随机听着网易云的每日推送的歌,忽然一首歌吸引了他。

  “......
  我路过太多太美的奇景
  如同伊甸般的仙境
  而大海太平太静
  多少故事无人倾听
   ......
  我在尽心尽力地多情
   ...... ”

  “化身孤岛的鲸?”田野点开了这首歌,将播放模式从随机播放改为单曲循环。

  “......
  直到那一天
  你的衣衫破旧
  而歌声却温柔
  陪我漫无目的的四处漂流
  我的背脊如荒丘
  而你却微笑摆首
  把它当成整个宇宙
  你与太阳挥手
  也同海鸥问候
  陪我爱天爱地的四处风流
  ...... ”

  田野忍不住一起跟唱,他点开了歌曲评论。

  Alice...自己也像是Alice呢...只是自己不是蓝鲸而已,只是自己没有那个“衣衫破旧,歌声温柔”的人。

  田野咬着嘴唇,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别哭,又没有人来安慰你...”田野想着,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

  田野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想在这寒冷的冬夜,获得一点温暖。

  但田野一个人的体温温暖不了被子,田野一边哼着歌,一边紧紧的抱住自己。

  终于,这个孤独的孩子还是忍不住轻轻的抽泣起来。

  田野不敢发出哭声,任由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在枕头上。

  枕头湿了一片,眼泪还在滑落,沾湿了田野长长的睫毛。

  田野这样静静的流着泪,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睡着了。

  “同学们,这位是韩国来的交换生,叫金赫奎,大家都要好好相处哦!”

  金赫奎理所当然的坐到了班里唯一一个没有同桌的田野旁边。

  下课时,金赫奎将脸凑到田野旁边:“同学你好,我叫金赫奎!”

  金赫奎笑成四条眉毛,露出一口大白牙,微卷的头发服帖的蓬在脑门上。

  “额...”这是唯一一个主动找田野但不是来欺负他的问候,田野有些不知所措:“你...你好!”

  田野有些紧张,眼神飘忽不定。

  “我可以喊你田野吗?我喜欢这个名字。”金赫奎还是那样,笑的灿烂。

  “好...好的。”田野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窗外下起了雪,雪花一片一片的轻轻落下来。那天的雪景很美,田野一直都忘不掉,那是第一次遇见金赫奎的那天。

  “田野同学?”赵志铭抽着烟,走到田野的桌前。顺手将烟灰磕在田野的书上:“手抖哈哈哈。”又顺势用烟头将田野的书烫破了一个洞。

  班上的人都知道赵志铭是故意的,但并没有人出来阻止他。那些人要么窃窃私语的旁观,要么视而不见做自己的事情。

  “这位同学,能麻烦你把烟熄掉然后给田野道个歉吗?”金赫奎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看着赵志铭。

  赵志铭被金赫奎的眼神吓了一下,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碾了两下。

  “新来的交换生?很狂啊?知道我是谁吗?”赵志铭伸出手指,狠狠的戳了两下金赫奎的肩。

  “不知道。”“我告诉你,我......”

  赵志铭话音未落,金赫奎的拳头已经招呼到了他的脸上。

  赵志铭被打得后退了两步,碰倒了身后的课桌。

  “我靠!小子你不想活了吧!”赵志铭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

  “道歉。”金赫奎的语气很冷。

  “我cao,让我道歉?不可能!”赵志铭的拳头也朝金赫奎门面招呼来。

  金赫奎侧过身子,躲开了赵志铭这一拳,又用脚狠狠的攻击他的膝盖。

  赵志铭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道歉。”金赫奎用冰冷的语气再次重复了一遍。

  “切...”

  “我不想说第三遍。”金赫奎身旁的气压瞬间低了几度。

  “对...对不起。”赵志铭咬牙切齿。

  金赫奎回到了位置上:“嘻嘻,刚刚没吓着你吧?”

  放学时,田野正在收拾书包。

  “田野,我今天可以去你家过夜吗?我爸妈今天出门了。”金赫奎可怜兮兮的看着田野。

  “可以。”

  “平时都是我一个人在住,所以只有一双鞋,你光脚吧。”

  “田野这么小就一个人住了?”金赫奎一边环顾四周,一边问。

  “我是孤儿。”田野的语气很淡。

  “对不起,我好像说错话了。”金赫奎有些手足无措。

  “没关系,已经习惯了。”田野嘴边扯起一抹微笑。

  “田野也喜欢这首歌吗?化身孤岛的鲸。”金赫奎无意中瞟到了田野的手机。

  “嗯,觉得歌词很美。”田野点了点头。

  “田野应该知道Alice的故事吧?那只最孤独的蓝鲸。”金赫奎的语气有些悲伤。

  “嗯,它的频率是错的,所以被错过。”

  “我有时候,觉得我自己像是那只52赫兹的鲸鱼。”金赫奎垂下了头:“我一直渴望有人能读懂我,但是没有。因为我的‘频率’是错的,所以被错过。”

  田野愣了。

  过了良久,田野伸手抱住金赫奎:“我们是一样的,都是52赫兹的蓝鲸。”

  金赫奎也抬起手抱住田野。

  手机屏幕上有着几行字:前两天看到报道,说是科学家这几年又在海里发现了和它一样的频率的另一只鲸,我想说,虽然你觉得自己是孤独的,但是,你也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知己❤️

  天空安静的飘着冰冷的雪花,但那天的夜晚,田野并不觉得寒冷和孤独。

——————————————分割线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风走了八千里 不问归期
像雨洒落在热带与极地 不远万里
像鲸鱼缺氧于六千四百米的深海 乐此不疲
像老故事里的泛黄桥段 半聋半哑 失了生息

🐻:实在是听了[化身孤岛的鲸]和看了Alice,再加上现实里的事情,才让我想写这个文。
   我觉得Alice故事是很伤感,也是很感人的,我很喜欢。
   文中的赵志铭大家表怪我,我实在是起名废,所以随便逮了个人写,大家不要在意,不要上升真人,谢谢。
   这篇文码了两个多小时,还有另一个结尾,是be,明天写了发。
 

               承蒙厚爱♡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