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娃娃机

我不敢奢求太多,我怕自己再要求,就会变成农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

[驼妹🐻Butterfly(7)

🐻:请勿上升真人!

♡:久违的Butterfly更新了!

♡:原谅我拖更这么久hhh,顶着锅盖不敢说话。不过也写了几个短篇的补偿你们嘛hhh(我还有脸说?)

♡:看见有一个的太太一天连更三篇,我觉得好励志啊!没办法我是一条咸鱼...(醒醒啊咸鱼!)

♡:这篇是糖,下几篇就放刀子了,做好心理准备hhh(不许打我hhh)

♡:不喜勿喷,承蒙厚爱。

——————————————分割线   

小猫幽深如绿祖母般的眼瞳静静的看着田野,四目相对。  

接下来的两三个星期,金赫奎也体验到了当铲屎官的乐趣和烦恼。  

在这期间,田野和金赫奎的感情也上升到“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关系。金赫奎打着为了自己睡眠质量的旗号和田野每晚相拥入眠,田野也充分发挥了自己贤惠的一面。

  “阿一古,wuli白菜真是太萌了!”金赫奎一边趴在地板上,一边用相机“咔嚓咔嚓”。      

“哎呀,白菜来来来,爸爸抱抱!”金赫奎把脸埋到白菜肚子上柔软的毛发里。   

“你是白菜爸爸,那我是什么?”田野看着一脸痴汉样的金赫奎。   

“田野是白菜麻麻啊!”金赫奎几乎是脱口而出。  

  白菜:(表面)“......”(内心):我妈是男的?
  田野:(表面)“......”(内心)://∇//)

    田野脸上染上一篇火烧云,轻咳了两声:“......我去做晚饭。”

  金赫奎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好像说错了什么话,脸也是红红的像熟透的番茄:自己刚刚在说什么啊!

  白菜看着将红红的脸埋在自己毛里的傻爹一脸无语,绿色的眼睛转动了一下。  

田野在切葱,脸依然是红红的。 刚刚...金赫奎说我是白菜他妈...意思是不是...

  田野这样不自觉的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

  “啊!”田野叫了一声,殷红的血从食指的伤口冒出来,染红了案板。

闻声而来的金赫奎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赶忙将田野扶到了沙发上。  

  金赫奎捧着田野的手:“怎么那么不小心啊你,这么大的人像个小孩子似的。”金赫奎将创口贴撕开,小心翼翼的将创口贴轻轻的覆在田野的伤口上:“疼不疼?”

  本来也就是个小伤口,田野听了金赫奎这话,从满脸坏笑转变为可怜巴巴,然而某驼只关心着某妹的爪,根本没有看到这个转变。

  “嘤嘤嘤,好疼啊呜呜呜...”田野瘪着嘴,语气软糯可怜的不像话,金赫奎甚至看到田野的眼睛泛着亮晶晶的泪光。

  金赫奎一下子慌了神,捧着田野的爪爪:“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乖乖乖...”金赫奎呼着田野的伤口,像是哄小孩子一样。

  “不疼了,不疼了。”田野十分享受金赫奎的照顾。“我们出去吃饭吧。”金赫奎眼睛全程没有离开过田野。

  “老板,来份鸳鸯锅!”金赫奎和田野来到了一家火锅店。

  店里整个装修风格很中式,不过在有一桌的墙边挂了一副西式的油画。画里是一个美丽的妇人,绿油油的眼睛十分有神,勾人心魂。

  “田野你坐在这儿别动,我去给你弄蘸料。菜还没上来,田野看着自己的手,笑兮兮的问金赫奎:“我就手受个伤你就这么激动...”

  田野的表情从玩笑变得认真:“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怎么办?”田野的表情略带忧伤,认真而坚定的看着金赫奎。

  金赫奎一愣,将头低了下去:如果...田野...“我...”金赫奎的话还没说出口,菜刚好上来了。

  “和你开玩笑的,吃东西吧!”田野笑了一下:“看把你吓的,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金赫奎和田野正走在回家路上,马路上人很多。田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影子,一步一步的走着。

  金赫奎专注的看着田野的脸,想起来田野的那个“玩笑”:如果田野...

  金赫奎用力扯了田野一下,田野一个猝不及防,跌入金赫奎怀里:“金赫奎...你干嘛啊...”田野脸有点发热,十分懵逼。

  “让我抱一会。”金赫奎的语气里带了点哭腔,他将脸压到田野肩头:“田野,你不准离开我...”

  金赫奎的语气很轻很淡,飘到风里,但田野还是听见了:“好。”

  那天的月色很美,路灯把他们两的影子照得瘦瘦长长的。

————————————————分割线

💕:你是我渐行渐远依然美丽的韵脚
    我是你且行且惜已然古老的平仄

🐻:Butterfly终于更新了嗝,开不开心?意不意外?次不刺激?
  
   下几话放刀子,不准打我!(虐是为了剧情需要233)
  
   放刀子之前会写一个甜短篇补偿你们嘿嘿嘿,么么哒。

   感谢所有没有弃坑的大宝贝们🙏🙏🙏🏻


             承蒙厚爱♡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