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娃娃机

我不敢奢求太多,我怕自己再要求,就会变成农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

[驼妹]🐻只有我能感觉你(BE)

♡:国际三禁,严重OOC,借梗说明,承蒙厚爱。

♡:更完这篇就滚去码联文了hhhh, @Meiko的璐璐酱♥deft 催我了嘤嘤嘤(再瞎几把鬼叫拉黑了!)

♡:脑洞来自 @Meiko的璐璐酱♥deft  亲亲小天使!

♡:过两天会有一个小小的he,看到be不要打我啊,亲亲仙女们。

♡:想写安徒生童话(也有可能是格林童话233)里的小红帽的故事,想写两个版本hhh,这个坑以后填。

♡:不喜勿喷,承蒙厚爱!    

———————————————————分割线  

  åŸŽå¸‚的灯红酒绿弥漫着腐烂淫靡的气息,在这个连空气都让人堕落的城市里,金赫奎也并非是什么出淤泥而不染的纯良小辈。  

   金赫奎除了是w市最有钱、最有势力的人,还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身份:w市最大的黑帮老大。  

  近两年因为s市新老大的蠢蠢欲动,所以火并、枪战、帮派互相吞并的事情日益严重。  

  金赫奎属于那种“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 斩草除根”的性格,再加上金赫奎势力庞大,所以虽然周遭帮派蠢蠢欲动,但也没有什么人敢来冒犯。  

  天空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如针如线的雨滴静静的洗涤冲刷着这个充满血腥罪恶的地方。路灯和商店的霓虹交相辉映,这些伪装的假星星,迷惑着人们的思想。

   金赫奎撑起那把黑色的大伞,脚轻轻的踏过地上的积水。他很喜欢雨天,因为雨能冲淡空气里那种罪恶的、令人作呕的味道,让自己有一种“这个地方很好”的短暂错觉。  

  金赫奎同样很喜欢黑色,黑色是世界上最干净的颜色:因为不管染上什么颜色,黑色会吸收掉别的颜色,保持自我。(黑衣服的懂hhh)  

  什么东西?金赫奎的脚突然碰到了一个不明物体:一只已经脏的看不出来是白色的布偶兔子。搞笑的是,这个兔子有一副黑色的眼镜。不知道这个玩偶经历了什么,身上破破旧旧的,甚至有些开线的地方露出了棉花。  

  不知道为什么,金赫奎鬼使神差的捡起了这个脏旧的布偶。  
   
金赫奎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捡了这么个破破旧旧的幼稚玩偶。经过金赫奎的清洗和缝缝补补,这个玩偶终于好看了些。   

  é‡‘赫奎将这个布偶放在电脑旁,用手指轻轻的捏了捏它两只长长的耳朵:嗯...手感还是挺棒的hhh...  

  不知是沉迷于它的手感,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金赫奎盯着这只兔子眼镜背后的眼睛,陷入了沉思。

 
   金赫奎看着床上那只柔弱无害的黑发裸少年满脸黑线:  ex me?自己床上为啥突然窜出来个...全裸美少年?

   金赫奎记得很清楚,家里有且只有自己一个人。自己住的地方很隐蔽安全,如果有人闯进来,屋子里的安保系统也不可能不响啊。

  “你是谁?”金赫奎警惕起来,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想杀了我呢...

   “emmmm...”美少年含着自己的食指,鼓着自己的腮帮子,眼睛里bling✩bling✩的:“我饿了!”

   “你先把衣服穿起来...”金赫奎别开眼睛:  这个人的身材该死的性感,再配上那张人畜无害的脸,简直想让人狠狠的压在身下揉虐一番。无关乎性向,这个少年的身材、脸蛋、和那诱人的软糯声音,几乎能勾起每个人原始的性本能。

   金赫奎的衣服对于他好像有点大,一件卫衣愣是穿出了一种“男友衬衫”的感觉。笔直修长的两条细腿暴露在空气里,领口裸露出深凹的锁骨。

    “你的意思是...你是那只兔子?”金赫奎看着吃东西吃的满嘴残渣的他。“emmm...从你的角度可以这么理解,还有,我叫田野。”

   金赫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相信这个可疑的人,但他的内心一点也不慌乱。直觉告诉金赫奎,这个人可以相信。

   田野便这样理所当然的住进了金赫奎家,对于钱多的花不完的金赫奎来说,这并不算什么负担。

  这样相处了大概一两个月,金赫奎每天和田野黏黏糊糊的住在一起,不问世事。金赫奎每天除了需要收拾像智残儿童一样的田野留下的烂摊子以外,其它都很美好。

  
   “田野崽子,我说你能不能把裤子穿上=_=”金赫奎看着只套了一件自己的大号衣服,将下半身裸露在空气里的田野,一脸黑线。

   “田野崽子,你能不能别老吃胡萝卜和青菜,你吃点别的啊=_=”金赫奎看着腮帮子鼓鼓囊囊的田野。

    “田野崽子,你能不能晚上老老实实睡觉,腿老缠我身上,你是不是想把我蹬下去=_=”金赫奎一边吃早餐一边开始每天训话田野的环节。

    “田野崽子...”

    “田野崽子!”
    
     “田野崽子?”
  

      …………

    s市新老大开始涉足w市,收买了金赫奎公司的很多骨干和手下,想要试着吞并w市。金赫奎就算是不问世事,但也还是有所耳闻。
    
   “田野崽子,我今天出门有一下事,你好好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金赫奎目光灼灼,田野从未感觉金赫奎在自己面前有这么慌乱和不安。

  “好...”

    这注定是一个不安骚动的夜,今天的月格外的圆,淡漠的照亮着那些黑暗血腥。

   金赫奎才走到家门口,便发现了不对劲:草地上有脚印?黑色的手枪反射了月亮的光,虽然不明显,但金赫奎还是察觉到了。

    该死的,竟然埋伏到我家了,是时候该把那些内奸蛀虫清理一下了。

    一阵枪响之后,金赫奎的左臂已经中弹了,血迹渗透过衣服,染红了一大片。金赫奎捂着中弹的地方:手枪里的子弹已经用完了,自己又受了伤,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察觉到田野的存在...

    田野的听觉本就敏锐,听到枪响之后怎么也坐不住,但他一想到金赫奎临走时和他的约定,便犹豫起来。

    埋伏在远处的狙击手瞄准了躲在灌木后面的金赫奎,扣动了扳机。

    “金赫奎!”田野一出门,正好看见了埋伏在金赫奎身后的狙击手。田野如同一只扑火的飞蛾,飞奔着冲过去,挡在金赫奎身后。

    子弹理所当然的穿透了田野的心脏。

    狙击手没来得及开下一枪,被匆忙赶来的金赫奎的手下抹了脖子。

    金赫奎的手下很快清理了其它在场的杀手。田野躺倒在金赫奎怀里:“田野,我不是让你不要出来嘛...”金赫奎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砸在田野那张布满血迹的白净脸蛋上。

    血花绽放在田野洁白的衣服上,染红了一大片。那些新鲜殷红的血,显得田野本就白净的皮肤更加透明的不真实。田野能感觉到血液从伤口处奔流出来,能感受到从伤口处传来的痛楚通过神经系统传到大脑。

    “咳...金赫奎...我...我想听你...ä½ ...最后喊一次...我的名字...”田野咳出一大口血,那只被血染红的修长好看的手轻轻拂上金赫奎的脸。

    “田野...你不要说话了...我带你去医院!”金赫奎一个公主抱,将田野抱起来。

    金赫奎从来没觉得田野在手上的分量这么轻,像是一只破碎的洋娃娃。金赫奎飞奔起来,跑向最近的医院。
   

“金...金赫奎...我从来...没说过...我爱你....但”田野躺在金赫奎的臂弯里,田野从来没觉得一个人的怀抱可以这么温暖。

    雪花从天上一片一片的飘落下来,轻轻的落到田野的身上,落到金赫奎的肩头。

    “我...还是头一回...看见雪呢...”田野嘴角扯起一抹苦涩到不能算是笑容的弧度。金赫奎的左臂还在流血,但这点痛楚完全比不上金赫奎的心痛。金赫奎不知道该说什么,眼泪不争气的在脸上汇成两条河流,在这个冬夜里失去了温度。

     “金赫奎...我...爱...”田野还没来得及说出最后一个字,他拂在金赫奎脸上那只冰凉的手由于重力原因,还是垂了下来。

    金赫奎冲进医院:“医生!救人!”金赫奎抓住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救救田野!”

    医生看着金赫奎:“病人在哪里?”金赫奎将怀里的兔子布偶拿出来:“医生!求你救救他!”

    医生用像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金赫奎:“我只能救活人。”

    “为...为什么你不救田野...”金赫奎放开抓着那个医生的手。

   “老...老大...”金赫奎的小弟扶着已经快站不稳的金赫奎。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救田野...”田野的眼泪模糊了视线,他盯着扶着自己的一个小弟,既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小弟看着满身血迹斑斑的金赫奎,和他怀里那只破碎不堪,沾满污垢和血迹的兔子布偶。

   “老大...”小弟面露疑惑为难之色:

  



   “您的怀里...只有一只兔子布偶啊。”

———————————————————分割线

🐻:拖更了好久23333,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但我并不觉得太悲伤。
      我感觉我写虐的文笔和技术还不太够,等以后文笔什么的更好一点的时候,我估计我会重写一下这篇。
      脑洞来自 @Meiko的璐璐酱♥deft ,再次感谢小天使,亲亲!
      我看了沐千重太太那个关于别人抄袭她的事情,我没看过他们两的相关文章,所以也不发表什么太大建议。
       我个人觉得:
       如果想和别的太太借梗,一定要经过原创的同意,并且不能完全照搬,要加入自己的色彩。如果是看过别人的文,是知情的而且还抄袭,那就是臭不要脸了。
       如果是网络段子或者是不知出处的故事,用的时候要说明这并不是原创,把原创故事写在开头或者结尾。
        电竞圈本来也不大,每个写手都不容易,如果稍微有一点点撞车,我个人觉得是可以原谅(我以前看女强玄幻小说,十个有八个是炼丹师)但我还是希望所有写手不要刻意去抄袭,也希望所有看文的宝贝们明辨是非和宽容。

        我可能是lof里第一个屁话这么多的写手2333。
        下一个文不是联文就是小红帽故事,会尽量甜一点,快一点更。
        

                    æ‰¿è’™åŽšçˆ±â™¡
   

评论(1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