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娃娃机

我不敢奢求太多,我怕自己再要求,就会变成农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

【驼妹】🐻Butterfly(8)

♡:对不起,驼妹在我这里,不可能有he了。写完蝴蝶,驼妹在我这里基本就凉了。

♡:其实蝴蝶也不是非常想更,但毕竟是我第一个长篇啊,有点舍不得。

♡:本来只喜欢驼妹,只想写驼妹的,现在……

-----------------分割线

   夜半时分,月已隐了,只有秋夜的冷风瑟瑟索索。金赫奎一如往常和笼子里的白菜道过别后,嗅着田野身上熟悉的奶味和椰子香入眠。只是这一晚,身旁有些空空荡荡,金赫奎甚至能在梦里听到远处凄厉的惨叫。

   “iko,你昨晚有没有去哪里?”金赫奎瞟了一眼田野的新围裙,用叉子叉着玻璃碗里的蔬菜沙拉往嘴里送。
   meiko微微停下正在咀嚼食物的齿舌,喝了口牛奶:“没有。”

   金赫奎没有继续问下去,如果一个人不想说,那你怎么样都没有办法逼迫他说。

   “iko,白菜去哪里了?!!”金赫奎的语气三分疑问六分担心,还有一分,是指责。

   “不知道,可能是出去玩了吧?”田野正在刷碗,听见金赫奎的声音便赶了过来。面前的地板上是:白菜最喜欢的玩具老鼠,猫砂盆猫食盆,以及…一个空荡荡的猫笼。

    金赫奎跪在地上,眼睛无神的看着那个空荡荡的笼子,他浅褐色的刘海比平时更加低垂的耷拉在额头上。

白菜不见踪影,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meiko,白菜,白菜肯定是被人偷走了!”金赫奎睁大了空洞的双眼,表情诡异的狰狞。

   田野皱起眉毛,这样的金赫奎,算什么样子?“也有可能是它自己逃走的,野猫很难养熟。”

   尤其是,这种野猫。

   田野的语气在平常的机械中,透出难以察觉的冷漠。

    金赫奎消沉了一个星期,终于在第二个星期,勉勉强强振作起来。他除了去基地疯狂的训练,其他的时间,全都在网上,通过各种形式,发布寻猫启示。

   金赫奎对白菜的感情,似乎沉迷的有些扭曲。

   “我有你家猫走丢的线索。”金赫奎的微博弹出这样一条消息。“真的吗?”金赫奎有些半信不疑,

   “三天后,一个人来熊熊咖啡馆,我给你看点东西。” 金赫奎觉得自己有些傻,竟然真的就这样去赴约了。对方来的很准时,并没有让金赫奎多等。

   隔着一张小小的咖啡桌,两杯浓香四溢的咖啡隔桌而望。咖啡店装饰的很可爱,以咖色为主调,装饰的可爱又别具风情,金赫奎嗅着咖啡混着淡淡薰衣草的味道。

   对面是一个大概二十出头的男子,穿着休闲的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金赫奎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明凯。”

   金赫奎握着咖啡杯的手更加用力,杯中醇香的液体也随着颤动:“好的,你要给我看些什么东西?”

   明凯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金赫奎:“我主要职业是私家侦探,因为很喜欢小动物,所以也经常在网上帮别人寻找走丢的小狗小猫。”明凯十指交握,放在唇边。

    “依我看来,这件事情的性质…很恶劣。”明凯语气更加的严肃凝重,在看见金赫奎颤抖的手时,淡淡开口。

   金赫奎拆开信封的手有些颤抖,他不得不去面对这还没准备好的未知事实。

   信封里是两张照片,但仅仅是两张照片,金赫奎本来近乎一条缝的眼睛,睁大了几倍:照片里白菜躺在地上,后颈被切开,头近乎和身体分离。鲜红的血已经凝固再聊地上和皮毛上,橘色的皮毛沾染了泥土和血迹,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毛色。

   它绿油油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生机,呆滞而空洞的睁大着,似乎还能看见那个杀死自己的凶手。

   “猫咪的指甲缝里有泥土和血,被杀死前应该做过强烈挣扎。”男子看了一眼金赫奎:“这张照片是我前天从另一个那里拿到的,猫就死在他家小区里。”

   金赫奎捂住了嘴巴,他的大脑已经颤抖的没有办法冷静思考,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先生,你能大概给些线索吗?”金赫奎大口的呼吸了一下,空气里的薰衣草味似乎更浓郁了。

   “你回想一下,猫咪平时和什么人接触,最后失踪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样。”男子手掌遮掩下嘴唇勾起一抹微不可寻的弧度。

   金赫奎双手捧着咖啡杯,闷着灌了一大口:“白菜……平常都待在家里,也不喜欢出门。失踪的那天…我和田野出门了,回来的时候还看见它了,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

   明凯拿出记事本和笔,头低下来记录着什么。“按金赫奎先生你的说法来,猫咪走丢被杀的时间段应该是那天的夜晚到第二天的早晨。”明凯将记下了各种因素的黑色记事本递给金赫奎。

   “依我看来,是熟人作案,因为外人一般是接近不了猫咪。”“可是家里只有我和田…”金赫奎与明凯对视的双眼躲闪了一下。

   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田野…不可能,不可能会是他!”金赫奎将手放在额上,闭上了眼睛。明凯轻笑,他能感觉到对面那个人的慌乱和紧张。

   金赫奎睁开眼睛,面前的景象似乎混着甜腻的薰衣草味晃了了一下。眨眨眼睛,一切又是安详而平静。

  “ 呼,大概我现在太激动了。”金赫奎深呼吸,将已经波涛汹涌倾覆船人的心态稳平。

   “金赫奎先生,不好意思,我马上要去赴我朋友的约。”明凯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好的,谢谢你,明凯先生,有什么线索我会再通知你的。”

   金赫奎将装了现金的信封递给明凯,“挺精致的啊。”明凯低头,看见了金赫奎语指的东西:自己右手虎口的黑色蝴蝶纹身。

   “为了我爱人纹的。”

   明凯嘴角扯起一抹像是发自自然的微笑:这是自己一生都忘不了的标记。

   金赫奎不再嗅到薰衣草味,只能感到空气中浓郁醇香的咖啡味,将自己包裹的很温暖。


   “一个大男人身上为什么会有薰衣草的香味……”在金赫奎脑中,这个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的问题一闪而过。

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

🐻:不好意思hh,让厂长当了坏人hhh,依然是熊熊日常搞事情的文。
     
      觉得驼妹之间的故事很像《我的一个道姑朋友》的故事,很想写了hhh。

      说是对驼妹失望了但还是想些写他们的文,可能过两天心态就会好一点吧…看情况吧,我这两天会写道姑朋友那个梗的驼妹文。

      之前预告过的病娇骨科驼妹有没有人想看,再怎么想都觉得他们很适合那个设定,没人看的话就不写了。

      除了道姑朋友的文,我这两天就只更蝴蝶了。如果lof里哪个太太写过道姑朋友这个梗,麻烦评论里说一下哈。(逛tag的时候没看见过。)







                               承蒙厚爱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