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娃娃机

我不敢奢求太多,我怕自己再要求,就会变成农夫和金鱼故事里的老太婆......

〔厂荡〕🐻小红帽(未完)

国际三禁,严重OOC,借梗说明,承蒙厚爱!

♡:故事有点写崩了,如果之后我脑洞有进展了就在更上。

♡:梗是挺大众的那种改编梗,如果撞车了的话我这里先抱歉。

♡:第一次翻墙写除了驼妹以外的cp,有点小慌张。(写的不是很好别打我)

♡:本来这个梗想给驼妹,后来觉得厂子更适合大灰狼这个角色,就写厂荡了,含微量驼妹。(厂:神经病啊,我不要面子的啊٩(//̀Д/́/)۶)

ps:剧情真的是智障儿童强行搞笑,不能接受的不要看,然后狼的形象就是普通人加上两个耳朵一个尾巴的感觉吧应该(写的太恐怖了不好)

——————————————————分割线

  “这个孩子十岁的时候,是我的所有物。”语气不容置否。“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微微颤抖着的声音透漏出一丝怯懦,“呵…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把蛋糕装好,你外婆最喜欢吃这个了。”田野将包的严严实实的篮子递给童扬。
  “好的,妈妈。”童扬头上戴着一顶红色小帽,还带着几分婴儿肥的小脸透出几分认真的神色。

  哎呀,自家儿子怎么会这么可爱啊!田野弯下腰捏捏童扬的小肥脸 :

  “如果遇见大灰狼的话,千万不要和他说话哟!”

  “妈妈,我都十岁了,我是个大孩子了!”童扬看着忽然说话认真起来的麻麻,气呼呼的揉揉自己的小脸。

  哎呀,自家孩子太可爱了!田野一把将童扬捞到怀里,使劲蹭啊蹭。
童扬:喂,到底谁比较像小孩子啊摔!(ノ=Д=)ノ┻━┻

  金赫奎将童扬提到一边,非常自然而然的代替了自家儿子的位置:死小孩,不要想着占我老婆便宜。儿子?儿子也不行!

  某荡表示我不认识这个便宜老爹和迷妹老娘,我可能是充话费送的。(嗯,肯定是。)

  小红帽(童扬)家里与外婆家隔着一片森林。爸爸妈妈曾经劝外婆搬过来,但是外婆固执的要住在哪里。

  阳光静谧的撒在森林里,暖洋洋的让人舒服。微风偶尔掠过,草木纷纷发出沙沙的奏乐。

  “哟,小姑娘!(划掉)小公子!你要去哪里哇?”从大灰狼嘴里发出的一阵显得有些逗比和讨好(划掉,我们是正经小说)凶恶的声音在森林里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以为我没看过《小红帽》吗?这么老套的东西还拿来套路我?我好歹也是21世纪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这种资本主义的东西…(熊:好好演啊喂!)

  “我要去外婆家。”既然作者想玩的话,我就稍微配她一下吧。(宠溺の笑.jpg)

  “你看这些花这么好看,”明凯指着零零星星象征性的开了几朵花的草地(熊:这叫花?还好看?? 厂:你自己安排的剧情好意思说我? 冷漠.jpg):“不如……”

  不如摘点送给外婆? 这个作者也太没新意了吧,这么老套。(金赫奎同款四条眉毛.jpg)


“不如你当我老婆吧?”“嗯…

  嗯?!”某一脸纯洁的厂看着某一脸懵逼的荡:“这位狼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东西?(比如说剧本什么的)”

  “没有啊。”明凯看着那个一脸憋着想吐槽吐槽不出来的样子,忍不住唇角上勾。

  “哎——”童扬同情的揉揉明凯的狗头(???)“没想到你看起来年纪轻轻的,竟然是个傻子——”

……

  “(ー_ー)”“(一_一)”死一般的寂静。(熊:我会告诉你是我写崩了吗)

  “这样吧,我们来聊聊你外婆!”“好。”

  ……(死一般的寂静+2)

  “这个死小孩啊啊,真是木头脑袋啊!”左右心房心室已经有小人打隧道的明凯,看着看着那个白白嫩嫩又胖乎乎的小孩子,竟然一点都气不起来。

  “真是铁拳打在棉花上面……”“狼先生,你说什么?”
童扬正干着童话里的事,采摘着各色的野花,那些小小的话像是天幕里的星星,照的童扬似乎也有些可人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人爱上了一只狼先生,然后…”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就算是爱上了也没有结果的,注定两个人都要忍受寂寞。


  “我告诉你什么最难熬,徒手摘星,爱而不得。”

评论(9)

热度(14)